對於年輕人來說,逃離北上廣or留在北上廣,這是個問題。留下,需要面對的是更激烈的競爭、不甚舒適的生活環境;逃離,或許也會失去更多的機會和更大的舞臺。年輕人到底應該怎麼選擇,新京報記者邀請三位代表和委員,談談他們的建議和看法。
    年輕人應扎堆北上廣,還是去三四線城市發展?
  留守北上廣舞臺會更大 VS 北上廣生活舒適度不夠
  曹可凡:我的曾祖父一代就是從無錫跑到上海,從一個賣桐油的小作坊,到跟著榮毅仁做麵粉生意,慢慢把榮氏企業做大後獨立出來,和榮氏兄弟共同創辦福新麵粉廠。這個品牌現在還在。
  年輕人總希望在一個更高的平臺上找到一個能發揮能力的機會。年輕人到北上廣,我覺得是值得鼓勵的。
  朱雪芹:我覺得應該鼓勵。1995年,我18歲一個人跑到上海,當時我最大的夢想是有一天我的早餐能吃上麵包,喝上牛奶。當時從沒敢想留在上海。現在我在上海結婚生子。我覺得上海是一個大舞臺,年輕人應該來到這個大舞臺。
  王名:我支持年輕人離開北上廣這樣的超大城市。我認為,我們選擇一個城市,選擇的不僅僅是一種工作和掙錢方式,很重要的是選擇生活方式,是對生命的使用方式。我現在在北京就覺得很累,大量的時間消耗在坐地鐵上和路上,留下屬於自己的悠閑時間非常有限,所以就近原則非常重要。另外就是要考慮舒適度。
  一些年輕人逃離北上廣,主要原因是什麼?

  生活成本高 現實落差大 VS 就業壓力大 生活環境差
  曹可凡:一是,文化差異。一些人融入大城市的生活圈有困難。二是生活成本提高。三是,夢想和現實的偏離。在北上廣,競爭更激烈。一些人寧為雞頭,不為鳳尾,到了三四線城市,會有更大的比較優勢。
  朱雪芹:一是孩子的教育問題。戶口限制,孩子大了,讀書是個麻煩。二是現在很多是獨生子女。父母年紀大了,在老家沒人照顧。
  王名:一是就業競爭,今年將有720多萬高校畢業生,還有相當一部分非應屆生,實際數量接近1000萬,主要集中在北上廣,就業壓力大。第二是生活環境差,包括工作條件、生活條件,很多人每天有大量時間花在路上,真正屬於自己的獨立時間非常少,不少年輕人覺得在北京的生活質量並不高。第三是實際收入問題,北京的收入相對其他城市高,但生活成本也高,尤其是房價,對年輕人壓力太大。
  堅守北上廣的部分人是“虛榮心”作祟?

  逃離大城市回去沒面子 VS 留在北上廣沒啥優越感
  曹可凡:我覺得有。我有次在紐約,地鐵站有兩個擺攤的中年婦女,上海人。我跟他們聊了半小時,他們說在那兒生活挺苦。我說為什麼不回去呢?她們說,大家都知道你在美國,回去大家說你混不下去回來,沒面子。
  推論到上海,可能村裡人覺得老王家孩子在上海,混不下去回來了。爹媽沒面子,他也沒面子。
  朱雪芹:我不覺得。在北上廣也沒什麼優越感。當年父母就強烈反對我嫁在上海。但是不管在哪裡工作、生活,快樂就好。
  王名:這個觀點可能更多來自父母和親朋好友,但現在應該好多了。以前能到北京讀書,家裡覺得很榮耀,希望畢業後最好能留京,現在我的學生們留在北京的願望已經相當弱了。我認為年輕人可以考慮離父母生活近一點。
  堅守北上廣有何價值?

  機會將更多 平臺會更大 VS 更公平公正 辦事較方便
  曹可凡:北上廣經濟發達,就業機會更多,這對年輕人最有價值。其次是更公平。最後是文化相對也是最發達的。
  我想對年輕人說的是,只要有夢想人生就會有意義;只要堅持世界才會看到你。
  朱雪芹:機會多,崗位多,更包容,更公平公正,辦事也方便。在農村辦點事,要跑很多政府部門,很麻煩。北上廣政府部門的服務意識也好一些。
  總書記說,年輕人要敢於有夢,勤於追夢。我希望你們做好選擇,勇於追夢。
  王名:雖然有人離開,但每年仍有大量的年輕人留下。原因是作為一個特大城市,北京也好上海也好廣州也好,它能提供更多的機會。
  對於年輕人來說,首先,職業選擇很重要,選擇一種職業或者一種掙錢方式,也在選擇一個城市、選擇一種生活方式。我希望年輕人在選擇職業的同時要考慮到社會問題、文化問題、家庭問題等因素,我不太主張畢業後離家很遠或者離父母很遠。
  年輕人扎堆北上廣帶來了哪些問題?

  易滋生諸多社會問題 VS 大城市壓力已達到上限
  曹可凡:大城市無限擴張、人口過多,確實能帶來大城市病。
  北上廣如果人口超過3000萬,會滋生出很多的社會問題。像墨西哥城、里約熱內盧、聖保羅,這些巨型城市,治安交通都很糟糕,變成一個不宜居的城市。城市的活力就會受到制約。
  王名:我以前也做過這方面的調查,北京、上海、廣州這些超大城市極度膨脹的不光是經濟還有人口的問題,帶來的整個城市公共設施的壓力,交通的壓力,環境的壓力其實已經達到它的上限了。
  以北京為例,我之前做過一個周邊地區的調查,在調查中,我瞭解到,北京周邊地區很多是因為城市化,整村整村地遷移過去的,治安方面,這些地方基本上是沒法管控的,積累的問題非常多。
  對留守年輕人,北上廣應該鼓勵嗎?

  鼓勵年輕人有個體選擇 VS 應改善環境留住年輕人
  曹可凡:我覺得應該給年輕人夢想,鼓勵他們追夢,允許他們失敗。如果你連這個機會都剝奪了,是不公平的。總體上應尊重他們個體選擇,用市場自動調節即可。中國本來已有戶籍制度等起到了約束或限製作用。
  朱雪芹:我覺得應該鼓勵。分工不同,我覺得從事每一份工作的人就像這個城市機器上的一個零件,都在為城市運轉做貢獻。只要有一點貢獻,就應該鼓勵他們留下來。
  王名:我認為政府應該改善城市環境,讓年輕人留下來。比如從一個中心變成多個中心,像“京津冀一體化”,未來北京經濟中心能不能偏移到天津,政治中心能不能往河北偏移,北京能不能再分解成兩個中心,這樣城市的承載力就更強。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林其玲 楊萬國 實習生 徐新媛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答問大會

xtwszffwgjrz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