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軍事報道】近年來,暴恐事件在中國多地發生,在這些震驚中外的恐怖事件背後,除了“東突”等民族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恐怖勢力背後指揮和操縱外,一些西方媒體為其散佈各種謠言,鼓勵甚至鼓動中國境內的暴恐思想,總部位於美國華盛頓的“自由亞洲電臺”就是其中之一。十多年來,“自由亞洲電臺”維語部以介紹所謂“東突”歷史、文化及“東突問題”現狀,報道當前新疆社會敏感問題等為主要內容,實質上宣揚“仇漢”和“疆獨”思想,該台某些記者甚至直接鼓動在中國國內發起暴恐行動。許多確鑿的證據表明,“自由亞洲電臺”與境外“東突”勢力沆瀣一氣,成為“東突”勢力看重和依賴的“傳聲筒”與“擴音器”。
  成“東突”組織“傳聲筒”
  “自由亞洲電臺”是美國國會授權成立、美國政府年度撥款的非盈利性機構。1998年10月,美國國會在境外“東突”分裂分子推動下,通過在“自由亞洲電臺”開播維語廣播的決定,並於當年12月16日開始試播,每天播出2小時,2000年5月結束試播開始正式播出。“自由亞洲電臺”維語部每周7天、每天2小時用9個波段播放維語節目,播音範圍覆蓋新疆全境。實際上,從設立開始,該部就淪為“東突”組織的“傳聲筒”,曾自詡主要任務為:一是向亞太地區國家宣傳維吾爾族的歷史、文化;二是“揭露中國政府在‘東突’的殖民、屠殺政策”;三是報道“‘東突’人民開展獨立、解放運動的時事新聞”;四是“號召‘東突’人民起來為實現民族的民主、自由和獨立而進行鬥爭”。
  “自由亞洲電臺”維語部自開播以來就利用維吾爾族與漢族的文化差異和結構性差異(主要是社會、經濟狀況等)大做文章:如在學術問題方面,篡改維吾爾族歷史,宣傳“中國是東突的歷史敵國”;在教育方面,反對現行教育政策,尤其是雙語教育,稱這是一種“文化滅絕政策”;在社會生活中,極力將普通的民事案件、刑事案件演變成民族問題和宗教問題;在經濟領域,將歷史上形成的結構性差異歸結於政府“壓迫、剝削”的結果。
  攻擊中國“民主”、“人權”問題,是美國的慣用伎倆。“自由亞洲電臺”維語部長期圍繞我國內問題進行虛假宣傳和報道,並配合“世維會”活動部署,播出所謂“中國踐踏維族人的人權和自由”的新聞,以此煽動民族矛盾。如2009年新疆“7·5事件”後,“自由亞洲電臺”與其他西方媒體一起對“7·5事件”進行了大量歪曲報道。2009年9月19日至21日,“自由亞洲電臺”等網站發佈《“7·5”嫌疑人的屍體被送回家中》、《監獄中的離奇死亡》等6篇相關報道,大肆進行歪曲造謠。
  記者親自上陣煽動暴恐襲擊
  近年來,“世維會”以及“東突”組織通過網絡等各種渠道大量散佈宗教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的材料和視頻,煽動境內恐怖分子實施暴恐活動,這也成為近年來發生在新疆和中國其他多個地區一系列暴恐事件背後的關鍵誘因之一。與此同時,“自由亞洲電臺”改變以往大部分篇幅報道境外“東突”組織活動的做法,轉而將報道重點轉向境內煽動,比如通過報道所謂“新疆維族宗教信仰、民族傳統遭到破壞”、“中國政府破壞新疆生態環境和掠奪開采礦產”等消息煽動民族情緒,引誘新疆一些人將一般的個體利益訴求提升到群體事件,將政府部門作為攻擊目標,企圖煽動民族矛盾,製造事端。
  2013年4月23日新疆巴楚發生暴恐案後,“自由亞洲電臺”密切配合“世維會”歪曲報道新疆“4·23暴恐案”。當天,該電臺駐港節目組與“世維會”發言人進行聯繫,普通話部和粵語部按“世維會”的口徑以“新疆暴力事件21死,官民說法不一,當地戒嚴”為題進行歪曲報道,妄稱“衝突是由中國武裝人員射殺一名維族青年引發,中國政府的報道與案發實情出入很大,只強調了作案者是為了‘乾大事’而砍殺社區人員和民警,而沒有提及他們是‘被完全控制後被迫出手’的實情”。為進一步挑動境內維族民眾對政府的不滿,“自由亞洲電臺”普通話部和粵語部還造謠稱,“最近一個月在新疆有20名維族人因收聽、傳播‘自由亞洲電臺’節目被中國政府判刑,今年以來中國政府對維族人的管控更加嚴厲,並正在策劃在新疆對維族人進行一次大規模的鎮壓”。
  目前,“自由亞洲電臺”維語部在我國上海、廣州、北京、新疆等地以及土耳其等國有十餘名特約記者和秘密信息員,他們是“自由亞洲電臺”維語部新聞素材的重要來源。維語部與這些特約記者、秘密信息員一般是1年簽一次合同,每月22日之前將當月稿費匯入特約記者和信息員賬戶。如發生重大突發事件時,維語部會提高稿費以鼓勵他們提供更多信息。為配合“東突”組織活動,2010年,“自由亞洲電臺”維語部在世博會前動員中國境內的“通訊員”,重點搜集上海及周邊地區民警監控維族人情況等。“自由亞洲電臺”普通話部和維語部記者還多次假冒中央民族宗教委員會、新疆公安廳人員以及國內媒體記者的身份,打探暴恐事件處理“細節”。
  除了進行煽動報道,“自由亞洲電臺”維語部的一些記者利用自己的民族身份頻繁與境內維族人員通聯,積極慫恿維族上訪群體製造衝突事件。“自由亞洲電臺”某記者曾在電話中煽動在京維族上訪民眾稱:“你們到聯合國(駐北京辦事處)告狀如果得不到重視,那就去美國、英國、法國等駐華使館,這些使館有專門的觀察員關註你們。只有這樣中國(政府)才會感到羞愧,才會關註你們。不要怕被抓住,必須要和他們(中國政府)抗爭。我們會派記者到實地採訪,並報道你們的事情。”該記者還煽動在京維吾爾族訪民進行“茉莉花革命”, 並表示“自由亞洲電臺”將予以配合,在境外媒體上進行報道。
  “自由亞洲電臺”維語部的某記者還直接鼓動發起“暴恐襲擊”。該記者曾叫囂:“我們有人正在學習一個人對付100人的自殺式爆炸技術,中共政府不可能保護街上的每一個人”,他要求境內親屬“等待機會”。
  西方有多種煽動手段
  除了“自由亞洲電臺”,由美國政府出資的“美國之音”自1991年起曾一度增加了多種中國少數民族語廣播,這一節目的增加,是適應當年美中關係形勢的變化,試圖藉此向中國少數民族地區推銷“美國政府立場”而增設的,第一個設置的語種是藏語,而維語廣播則在1997年開播。2011年,由於經費被不斷壓縮,“美國之音”維吾爾語廣播被裁撤。美國資助的“自由歐洲電臺”以前曾有一段時間也有維吾爾語廣播。1971年,後來成為“世維會”首任主席的艾爾肯定居慕尼黑時,曾在“自由歐洲電臺”擔任總裁顧問。
  英國廣播公司BBC自1941年開始用中國語言廣播,雖然未曾開設維吾爾語廣播,但BBC和“美國之音”始終保持了烏茲別克語播音。有知情人士對《環球時報》記者稱,之所以如此,是因為美英方面認為,烏茲別克語和維吾爾語在許多方面相近,通過維持烏茲別克語,就可從事實上繼續對中國維吾爾族地區保持影響力。2002年,英國BBC國際部總裁拜福德就“中國政府干擾BBC烏茲別克語短波廣播”提出“最強烈抗議”,聲稱中國政府自2001年9月以來,一直對BBC烏茲別克語短波廣播進行“有規律的干擾”並且“證據確鑿”,儘管BBC放在臺面上的理由是“中國的干擾令烏茲別克語聽眾無法正常收聽自己語言的廣播,且這些人中絕大多數都不在中國境內”,但當時和之後許多評論者都認為,BBC真正在意的,是“讓新疆人聽得到自己的聲音”。
  至於法國國際廣播電臺、“德國之聲”電臺等較有影響的海外廣播電臺,儘管有些曾在運營期間提出增設維吾爾語廣播的動議,但最終均因種種原因未能實現。一名前“德國之聲”中文廣播雇員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由於經費緊張和網絡衝擊,以及歐洲政界人物越來越看重對華關係,在“涉疆問題”上歐洲國家政府內部意見不統一,多數人認為開設這類廣播會激怒中國,因此歐洲國家不可能設維語廣播。
  不過,“德國之聲”沒有維語廣播,但是其中文網的報道都傾向性明顯。如在昆明暴恐事件後,“德國之聲”刊載多篇文章:3月4日,“哪來的仇恨?”;4月7日,“徹底的絕望讓維族人走上絕路”;4月17日,“世維會:中國維族群體遭壓制”等。
  《環球時報》記者在調查中還發現,許多西方社交媒體也為煽動維族人情緒提供方便。比如,在YouTube視頻網站,“自由亞洲電臺”維吾爾語廣播、世維會等都有自己頻道,專門播出各種煽動視頻。蘋果公司的iTunes上也可以下載一些“疆獨”味濃厚的“自由亞洲電臺”應用程序。此外,西方國家還利用臉譜、谷歌和推特等網站為“東突”進行宣傳。▲
  【環球時報特約記者 夏 洋●本報駐美國、德國特約記者 王明昊 青木】
(編輯:SN089)
創作者介紹

答問大會

xtwszffwgjrz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